(四) “我们告辞了,医生,谢谢你长久来的帮助!”说完,它们飞出了窗外,昨天晚上冥界使者来通知我,冥界已经开始一年一度的转世工作,我暗门里的朋友们都符合要求,于是我推它们去投胎了。怎麽说也是多年的朋友,大家还有点不愿意走,毕竟在我这里不用发愁,我会按时给吃给喝的,只不过有时候要执行点任务罢了。 “翔子,你爲什麽不走呢?”我对正在吮吸我阴茎的她说。 “人家喜欢医生,还想再同你多呆一段时间。”说完,她又把我的阴茎含了进去,凉凉的快感刺激着我,鬼的嘴怎麽会是热的呢,不然早就被发现了。 翔子的一条舌头变成了三条,从不同部位舔我的阴茎,每个舌头都很灵活,然后她的头开始上下用力的套弄起来,一条舌头缠在我的龟头,另一根在我的茎身上,最后一条舔着我的睾丸。 “可是你应该知道这一段时间就是一年啊。”我摸着她冰凉的脸说。 “当然知道,难得医生你可以同我们接触,就让我好好替你服务吧。”翔子吐出我的龟头说,她的三条舌头又变成了一条,在用力的舔着我的睾丸。 “你有没有修炼什麽技能啊?” “当然有了,医生,你看。”说完,她飘在空中,身体一转,变成了另一个人,漂亮的脸蛋,大大的胸脯,浑身散发出成熟的丰姿。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不错,那就来让我操吧。” 我说完,翔子已经脱掉了身上变化出来的衣服,露出了丰满的乳房,然后她坐到了我的腿上,我吮吸着她有弹性的乳头,同时身手拉掉她的裤子,分开她的阴唇,粉红色的阴蒂同阴道展现在我的眼前,我的龟头用力的顶了进去,翔子立刻开始晃动腰部,处女般的阴道紧紧的夹着我的阴茎,与鬼做爱就有这个好处,她可以变化阴道。 我用力的抠着她的肛门,同时挺动着阴茎,龟头在她的子宫里肆意的冲撞,我感觉阴茎就像有团火一样,而她凉爽的阴道正好与我配合。 “医生,有人找你,是松本馆长,同您约好了的。”枝子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 “五分锺后带他来见我。”我说。 “是!” 我说完立刻加紧了运动,阴茎的摩擦速度也加快。 “医生,不要那麽快啊!啊!!啊!!”翔子的阴道也很配合我,一紧一松的夹着我的阴茎,同时双手从后面伸长,抓住我的睾丸,我的睾丸一紧,一阵快感传来,然后在翔子的子宫里射了,还好她是不会怀孕的。“医生,你真厉害,鬼都被你操的好舒服。”降子说完,站了起来,双手用力分开自己的阴道展现给我看,我的精液从里面缓缓的流出,滴在了地上。 我吻了她一下,“替我清理好。” 她的舌头又发挥了威力,不光舔光了我龟头上的精液,还舔光了地板上的。“医生,谢谢你的阳气。下次要再找我啊!”她俏皮的说。 我走出了暗门,坐在办公桌旁边,不一会松本进来了,我是他的顾客,他开的连锁书馆给我提供了好多资料,这个家夥还算可以,他是个地道的左派,经常发表演讲谴责右派掩盖侵华的事实。 “医生,好久不见了。” “呵呵!!松本馆长还是老样子啊。”我打趣的说,其实只要是个人就看出来了,他的精神实在不太好,脸色发黄,眼窝深陷。 “开玩笑了,医生,我的店子来了好多新的漫画书,我明天送过来啊。” “我们是熟人了,松本,你来不是光同我说这些的吧,有什麽事情就说吧。”我把腿擡起放在桌子上。 “我的店里闹鬼了。”他神秘的说。 “什麽?啊 ̄ ̄”我不小心摔在了地上,“我给了你符咒了,你有没有贴啊。”我站了起来,然后拍了拍衣服。 “我贴了,可是我太太从国外回来后,开始信了基督,把贴的符都拿掉了,只是在房子里放上一本圣经。”他无奈的说。 “哦?你太太?”我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风骚的身影,我同她太太一向不和,或者是她太太不喜欢同我这种人打交道,每次我去的时候都给我眼色,因爲我深恶痛绝日本右派,而她父亲就参加过侵华战争,而且还是个老顽固,以前我没有机会教训她,现在也许是个机会。 “怎麽办医生?我的职员几天前对我说,晚上有书在空中飞来飞去,我开始不相信,但是昨天我自己却看见了,而且还听见了有小孩子的笑声。”他说道。 “好吧,你回去把你书店建立以前的情况给我拿来,比如你员工以前的工作,你家人以前有什麽大的变动,以及你书店的地皮以前有什麽建筑等等。” 我刚说完,他就给我一个好大的袋子,“我都准备好了,里面有详细的资料,希望你快点行动,我的太太已经被吓坏了。希望你可以帮她一帮,以前有什麽不对,我给您道歉。” “松本,你知道我的规矩的。” “好的,我答应如果成功的话,我给你50万美圆。” “算了,看在朋友的分上,30万就可以了,还有这钱必须由你太太付。不许用你自己的。” “好,好,我知道。” “好吧,你把这个符咒拿回去,贴在书店,可以暂时保你平安,明天我在联系你。” “谢谢,医生。” 松本走后,我打开了他带给我的资料,慢慢的看了起来,翻了半天没有什麽线索,突然,我发现他给我的资料里面有一张广告传单,是她太太在美国渡假时候学习的基督教宣传,我忽然有了灵感,“枝子,打电话到美国找bonny,我有事情。” “是,医生。” “翔子,替我办件事情。”我对着身后的暗门说。 “好的,医生。”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电话吵醒了,“bonny,我昨天拜托你的事情怎麽样了?哦!好,谢谢。”我放下了电话。 “医生,我回来了!” 我回头一看,翔子已经站在我后面了,“怎麽样?一切都搞好了吗?” “好了,医生,我发现……” 等她说完后,我对她说:“好了,去休息吧,鬼也会累的。” “是啊,医生,我昨天变化了几次啊,以后要补偿我啊。”她说完,手在我的阴茎上捏了一下。 “我会的。”我回敬的在她的乳房上用力的按了一下。 “松本吗?今天晚上我会去你那里,不过要你太太配合我的工作,我会告诉你怎麽做的。”放下电话,我叹了一口气,“枝子,我的衣服准备好了吗?我现在还没有穿衣服。” “好了,医生。”说完,枝子走了就来,拿着我的衣服,然后替我折好了被子。 “枝子,过来,帮我一下。” “什麽?”枝子走了过来。 “我的鸡巴还难受,替我放松一下。” “讨厌,医生。” 枝子走到我身前,蹲下了身体,我还没有穿裤子,她熟练的拉下我的内裤,然后双手灵巧的开始套弄我的阴茎,上下的捋着我的包皮,“医生,你还没有去厕所吧,你的鸡巴今天特别的大啊。” “那你还不快点。” 我说完,她的舌头就开始挑逗我的尿眼,我坐在了床上,她的头趴在我的双腿之间上下的动着,舌头在我的龟头同包皮之间来回的舔着。 我没有忍耐,因爲还有事情要办,所以我按住她的头,阴茎用力的冲刺着,龟头顶着她的喉咙,她任由我抓住头,双手把玩着我的睾丸,不一会,我就射出了精液在她的嘴里,她的喉咙蠕动着,喝下了我的精液,然后她伸出舌头替我清理了龟头同睾丸,又顺便舔干净嘴角的精液,“医生,今天爲什麽这麽快啊。”她站了起来。 “我有事情,改天再慢慢来。”我亲了一下她的耳朵。 我走出了诊所,走在大街上,然后慢慢的走到了松本书社,他的店子离我的诊所不太远,过三个街区就到了,实№也有几公里了,我进了书店。“先生,要帮忙吗?”我正在浏览书架上的书,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我回头一看,是个服务小姐,人很漂亮,脸上挂着笑意,眼睛眯在一起,传统的日本女生。 “带我去见你的老板。” “请问你有没有预约?”她身体前倾,问我。 “呵呵,预约,只有他找我才用预约,我找他就没有必要了吧。” “可是……”她还要说什麽,一支手搭在她的肩膀,“不用了,他是我的vip客户。”松本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后面,小姐笑着退下了。“医生,你不是说晚上来吗?” 他笑着说。 “我现在来观察一下,情况,就在这间屋子吗?” “是的,是我生意最好的一家。” “带我四处看一下。” 松本带着我在店子里走了起来,这个店子很大,“昨天我在四处看的时候,刚走到体育报纸这里,书就飞了起来,还有小孩子的笑声出现,我吓的立刻跑回了家里,可是当我回去的时候,我太太已经站在门口,双眼发呆,在那里傻笑了。” 他带我到了体育类书刊前,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铃铛,挂在了架子上面,“等一下,你拿把椅子放在这里,带你太太来,坐在这里,你自己在家里什麽也不要做了,看看电视就可以,记住,千万不可以接任何电话。” “好了,我现在就去办。” 下午五点左右,松本就打佯了,他太太已经坐在架子旁边,在那里保持一个姿势都2个小时了,“医生,我就看你的了,我太太的父亲已经准备好了钱,只要她一恢复神志,钱立刻汇进你的帐户中。” “好了,你先回去,这里就交给我了。”我拿出一团红色的丝线缠在了她老婆的身上,“夏子,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松本对他已经神智不清的太太说,说实在的,他们的样子真的不太配,不过居然可以生活这麽多年。 松本离开后,我在架子上找了一本漫画然后坐在旁边看了起来,我看漫画还是很投入的,几本书看完已经8点多了,外面亮起了灯,夏子还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我伸了一下腿,然后站了起来,屋子里的灯我已经都关掉了,我走到夏子跟前,她没有表情的看着我,我伸手在她的大乳房上面捏了一下,她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享受的表情,真是个荡妇,我的手从她的子里面伸了进去,隔着胸罩开始抚摩她的乳头,她的乳头也不小啊,居然在胸罩顶起了尖尖的一快。 我正要撕开她的衣服,忽然屋子里的灯亮了,然后又熄灭了,不一会又亮了,就这样一亮一暗的,最后所有的灯“啪”的一声暴了。接着一阵天真的笑声由远及近,最后到了夏子的身边,一本《乔丹精选》飞了起来,而且是向我飘了过来,书到我身前,停了下来,我伸手过去抓住了书,笑声又响起了,是个女孩的声音。 这时候整个架子飞了起来,向着夏子砸去,但是架子在接触夏子的瞬间弹开了,落到了地上,另一个架子也向她飞去,结果一样,看来我的法术起了作用。 我正在思考的时候,一个人影一闪出现在我的面前,烧的焦黑的皮肤,还有好多蛆虫在上面爬,脸上已经分不出哪里是子哪里是眼睛了,它慢慢的向我移动。“哈哈!!”我笑了,它停住了脚步,“即使是鬼你不用变的那麽丑啊!” 我说完,一道亮光一闪,然后我在看在我眼前的是个天真,活泼,漂亮的女孩,“叔叔,可以把那个给我吗?”她的手一指那个铃铛。 “当然可以。”我取下了铃铛递给了她。 “叔叔,你怎麽不怕我?”她咬着手指问。 “你可以告诉我你爲什麽要来这里吗?”我问,她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泪,我知道她想起了不开心的事情,“不想说,就不要说了,我大概明白了。” “哦?你怎麽知道?”她擡头问我,眼睛里露出怀疑的神色。 “你是松本的女儿,是他在2年前同一个妓女私生的,后来你妈妈带你移居美国,而在几个月前,松本同她太太一起去美国渡假,其实松本是去看你的,你妈妈已经去世,松本想接你回来,但是不知道怎麽的被夏子发现,也就是他的太太,夏子又在美国接受了一个所谓基督教,其实是个邪教的迷惑,在他们的教派活动的时候,你爸爸被人施了催眠术,使他忘记了你的事情,夏子秘密的绑架了你,然后把你当成祭品烧死。而且他们还吃掉了你的肉身,以至于你的?魄跟随你的肉身来到了日本。” “叔叔,你怎麽知道的?” “我调查了夏子在美国的活动,还委托我的美国朋友调查了有关于那个邪教的资料,知道了情况,而我的另一个朋友从夏子的身体里取到了你的DNA,于是猜到了经过,因爲她是你爸爸的妻子,所以你在之前只是吓她而已,今天看到她出现你想杀掉她是吧!” 我说完了,她趴在我的身上哭了,“叔叔,我现在不知道怎麽办才好,” 我摸着她的头说:“不要担心,那个可恶的女人我会处理的,你是想在你爸爸身边呢还是再次做个人呢?” “叔叔,我想做人,我不要那样的爸爸,虽然不是他的错,但是如果他真的想我的话,就催眠根本就不起作用。” “说的对,那好吧,你带着我的铃铛到宽永寺,那里自然会又人帮你的。” “谢谢,叔叔!”说完,她拿着铃铛消失在空气里。 我回头看着夏子,“也许我不应该救你,不过现在你得帮我了。”说完,我扯下她身上的红线,然后撕碎了她的衣服,她仍然坐在椅子上,我把她推倒在地上,然后我骑在她的胸上拉开拉链,我掏出阴茎塞进了她的嘴里,她没有配合我,只是张开嘴,任由我阴茎插进。哦!我突然想起了她现在的情况,我又拿出了项链,在她的眼前晃动着,她的眼睛盯着我的项链来回的移动,“你现在是个妓女,是个妓女。” “我现在是个妓女。”她重复着我的话。 我再次将阴茎塞进她的嘴里,这时候的她开始舔动着我的龟头,双手也开始抚摩着我的睾丸,舌头不断的扫过我的龟头,我的阴茎被她热热的唾液包围了,她的乳房在我的屁股下面,我脱下了裤子,再次坐到她的乳房上,她的乳头被我坐的变了形状。我的手指从她的内裤侧面伸了进去,摸上了她的阴道,她的阴道分泌了好多的水。 “啊 ̄ ̄ ̄ ̄ ̄ ̄啊 ̄ ̄ ̄ ̄ ̄先生 ̄ ̄ ̄快来吧 ̄ ̄ ̄ ̄ ̄”她发出了呻吟声,我扯下她的内裤,她的阴唇张的很长,两片阴唇覆盖了阴道口,我拨开她的阴唇,伸手进去感受她阴道的热度。“啊 ̄ ̄ ̄先生,你的手好厉害。”她在那里发出了声音,就像叫春一样,我用力的扯动着她的阴唇,“啊 ̄不要 ̄”阴唇已经被我扯出了血。 我分开她的腿,然后扶着阴茎用力的一顶,阴茎全根进入了她的阴道,龟头更顶进了她的子宫,她在我身下开始猛的晃动着身体,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的包围下开始了抽插,“啊!!啊!!!啊!!哦!!哦!!”她有节奏的叫喊着,我压在她的身上,十个手指用力的扣着她的乳房,然后我用牙齿用力的咬着她的乳头,乳头被我咬的肿了起来,乳腺也被我捏的发青。我的阴茎仍然有力的冲击她的阴道和子宫,她的身上出了汗,摸起来滑滑的好舒服。 她已经被我干的失去了理性,嘴里说着奇怪的话,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我把阴茎从她的阴道里拉了出来,然后对准她的肛门插了进去,有点痛,她的肛门还没有被用过,便宜我了,我毫不可怜的猛力抽插,她在我身下大声的叫了起来,我没有利她继续冲刺着,然后在她的肛门里射了精。 她蹲了起来,张开嘴含住我的阴茎用力的吮吸着,我的龟头上还沾有她的粪便,她也不顾这麽多了,我用力的顶着她的喉咙,然后在她的嘴里尿了出来,她一滴不漏的喝了下去。我又一次,插进了她的阴道,用力的抽动起来。 当晚,我们一直在做,直到她被我干的昏了过去,第二天早上,我醒来了,看着她被我干的又红又肿的阴道口,我的阴茎又硬了起来,不由分说插进了她的阴道里又是狂插了几百下,然后射在了里面,我替她穿好了衣服,然后清理了一下现场,刚弄好,松本就跑来了,“医生,怎麽样了?”他急切的问。 “当然搞定,以后你可以好好做生意了。” “我太太怎麽还是神情恍惚啊?” 我走到夏子身前,从口袋里拿出了个药丸放进了她的嘴里,然后对准她的脸,猛的扇了一巴掌,“啪”清脆的一声过后,夏子清醒了,她摸着脸疑惑的看着周围,“记得汇钱。”我对松本说,松本连声道谢。 夏子的生命只有半年,这半年她再也不会体验到高潮的感觉了,半年后吗?也许她会因爲心脏爆裂而死,我只是说也许,我是医生,怎麽可以杀人呢?哈哈!!我笑着走了出去,松本莫名其妙的看看夏子,又看看我。 “医生,怎麽的脸色不太好啊?”枝子问道。 “昨天晚上太累了,好了,继续给我按摩吧!” “是!”说完,枝子的乳房贴在我的背上,慢慢的移动着,从我的脖子滑到了腰上,她的手不老实的向我的下面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