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发帖子了,今天试试写武侠小说,暂名为[淫侠戏春风]第一集,如果各位有庆趣的话,请回帖鼓励,本人将会继续写下去………。谢谢。 淫侠戏春风-(1)? ?? ?? ?? ?? ?? ?? ?作者 元阳九凤 [雪蝶]薛凯琪 {雪山派}的黄耀名为了[淫侠]殷俊雄万亿黄金宝藏,与同门师妹[雪蝶]薛凯琪设计追杀、直追入深山………。 黄耀名四处找寻[淫侠]殷俊雄身影,正自奇怪、却始终见不见端倪,忽然右侧风声微动,急忙闪身、见到殷俊雄正用一记[毒龙探路]踹来,黄耀名躲过大脚,上前连打三拳,打得[淫侠]殷俊雄连退三步,靠上一边山壁,侧身用脚一记反射的招式砍出。 岂知黄耀名早知他有此招,早避在一旁,[淫侠]殷俊雄大喝一声,再使出暗藏的[怒龙翻江],双脚直接就砸在了黄耀名头上!…[雪蝶]薛凯琪一声惊呼,抢上想来救援,被[淫侠]殷俊雄一把推开,而且趁着黄耀名起身的一瞬间,一记凶狠霸道的[黄龙入海],撞正在黄耀名胸肋,他直觉一股大力当胸袭来,咳出一大口鲜血,昏死过去。 见黄耀名动弹不得,[淫侠]殷俊雄哈哈大笑,[雪蝶]薛凯琪乘其分心之际,拾起地上铁剑,向他刺过去;[淫侠]殷俊雄狡猾如狐,早在留意薛凯琪动静,他侧身躲过了铁剑,一记[龙缠蛟扭],先封住了薛凯琪的穴道、再重重将她摔倒在地上。 成功干掉两个强敌、殷俊雄哈哈大笑,不理黄耀名的死活,抱起[雪蝶]薛凯琪施展轻功翻过两个山头,找到一个隐蔽的幽静山洞放下她,[雪蝶]薛凯琪怒道︰「臭淫驴…只懂偷袭暗算,算什麽英雄?有种便等师兄醒来,重新打过!」 外面幽静如水、根本没有人来打扰,[淫侠]殷俊雄一面不转睛地注视薛凯琪白晢软滑的娇靥、一面不怀好意的说道︰「我从来没认作什麽英雄好汉,我有没有种?…噢…问得好!问得好!哈哈!…嘿…嘻…嘻…」[雪蝶]薛凯琪接触了殷俊雄的淫邪目光,不禁打个冷颤,心中涌起不祥之兆。 这时[淫侠]殷俊雄一步步走近[雪蝶]薛凯琪,抚摸她白晢的脸庞道︰「见到玉洁冰清的女侠,也是这般可爱…怪不得…黄耀名像狗般跟着你左右了…嘻…嘻…」说完,一手捏向薛凯琪胸部一双肉腴丰软的大豪乳。 「哈哈,想不到女侠年纪轻轻,但胸前的大奶子这般肥美柔软?自从被你俩追杀後,已有很多天没尝过这种感觉了。」[淫侠]殷俊雄一边捏搓、一边怪笑说。 [雪蝶]薛凯琪羞得急道︰「哎呀!…淫驴,快放手!」 「放!…嘻…嘻…当然要放,不放又怎样与你亲近、亲近?」[淫侠]殷俊雄大笑道,伸手撕[雪蝶]薛凯琪的青丝衣裙。 「嗤!…嗤嗤!…」被撕破的青丝之下,是一件雪白的亵衣,覆盖着[雪蝶]薛凯琪晶莹洁白的玲珑娇躯。 [雪蝶]薛凯琪的穴道被封、只能气急如焚地大叫︰「唷…呀!放…放了我!」 「哈…哈…哈…说得对!像死人般躺着…嘿!一点情趣也没有…。」[淫侠]殷俊雄大力捏揸[雪蝶]薛凯琪的涨凸乳房魔手、忽然松了她被封的穴道。 [雪蝶]薛凯琪功力恢复、便一跃而起,转身欲逃离[淫侠]殷俊雄的魔掌,但他一记铁指已向薛凯琪小腹丹田打去,痛得她卷曲身子呻吟︰「哎呀!…唔…唔…好痛啊!…哎…哎呀!…」 [淫侠]殷俊雄笑道︰「走吧!美人儿…哈…哈…走吧!…嘿!…你不是很想走吗?」他一面注灌一道{淫妖浪劲}入[雪蝶]薛凯琪体内,一面撕掉她身上的青丝衣裙;此种{淫妖浪劲}乃[淫侠]殷俊雄震慑江湖的秘技,任何贞烈女子一经导入此气劲,都不由自主地变成殷俊雄的淫奴,受他特殊的功法的操控下,在任何地方这女子都毫无抵抗地奉献出自己的娇躯,让殷俊雄毫不客气的亵玩、甚至甘心任由他肏奸。 [雪蝶]薛凯琪晕头转向、头发零乱,身上衫裙更是片片零落,整个玲珑浮凸的胴体近乎完全裸露在[淫侠]殷俊雄眼前,涨凸的大乳房、光溜溜的小蜜穴等少女神秘地带若隐若现,更令人兴起淫念。 [淫侠]殷俊雄跪在[雪蝶]薛凯琪身旁,魔手用力搓着她肉腴丰软的巨乳,另一手就往她那两条修长的玉腿中间撩去。 拨开[雪蝶]薛凯琪两条修长的玉腿,[淫侠]殷俊雄看见白馒头般的小酥穴,那两片粉红的阴唇紧紧闭合在一起,像守护着薛凯琪未有人开发的处女圣地。 [淫侠]殷俊雄忍不住用手指拨开那两片紧合的大阴唇,食指伸进阴道内、姆指在阴核上摩擦着,他手指淫巧地摩擦颤动的阴道,就如在一条隧道内开凿着,[淫侠]殷俊雄的魔指按着、摩着,嘴巴也没闲下来,在[雪蝶]薛凯琪白晢软滑的娇躯上吻过不停,最後停在她那双肥美肉腴的大奶子上,毫不客气地大力啮着、轮流吮吸两颗涨凸的乳头、更咬下一个齿痕来。 [雪蝶]薛凯琪十九年来从未与异性接触,肉腴丰软的巨乳被[淫侠]殷俊雄又咬又捏,早已羞愧难当,惊恐之下、她光溜溜的小蜜穴异常乾涩,现在更被殷俊雄淫巧的手指侵入,感到下体撕裂般剧痛。 突然,[淫侠]殷俊雄感到指头受阻,心中禁不住欣喜若狂,低头往[雪蝶]薛凯琪幼嫩肉窟窿细看,看到那窄窄的缝隙内,有一小块薄膜,忙问她道︰「啧…啧…啧…噢!你还是处子?」[雪蝶]薛凯琪羞耻不已地点了点头。 [淫侠]殷俊雄立即站了起来,脱去衣服、露出九寸多长的凶猛巨蟒,整条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粗、黑异常,早已充血盈硬,粗糙的阴茎上曲突着一条条青黑血管,大得恐怖的龟头更是怒突而出,冲破包皮封锁、昂首向天。 [雪蝶]薛凯琪虽未尝过男女之事,但看着[淫侠]殷俊雄丑恶的巨大鸡巴,也知道即将遭遇可怕的厄运,现在欲逃无力、只得害怕到不敢多看他胯间的凶猛巨龙! 哪知[淫侠]殷俊雄忽然柔声道︰「{雪山派}的小女侠,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你还是处子,本大侠身为江湖中人,拥有众女奴千百,又怎会败你贞操?其实只要你服侍得本大侠舒舒服服,让我泄了慾火,放过你又有何妨?」 [雪蝶]薛凯琪一听,只道这淫魔下了特赦令,虽然半信半疑,也不禁擡头追问︰「啊!…真的?那…怎样服侍?」 [淫侠]殷俊雄不怀好意地笑道︰「嘿…嘿!你…先张大小嘴,用手拿着本大侠的怒涨巨棒,我自然会教你怎样做的。哈…嘻…嘻…」 [雪蝶]薛凯琪即时拿住殷俊雄灼烫而粗糙的阴茎、张大小嘴,等待他的指示,哪知[淫侠]殷俊雄二话不说,胯间九寸多长、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直向薛凯琪樱桃小嘴中塞去。 一阵阵奇腥异味,反令[雪蝶]薛凯琪头晕欲醉,樱唇更给[淫侠]殷俊雄的钢硬火棒塞得满满,连呼吸也感困难,正想吐出狰狞的龟头,耳边却响起了殷俊雄的声音︰「哼…要放过你!…就不准吐出来!嘴巴要用力含着,舌头大力舔着前端的龟头马眼…雪…雪…好…过瘾啊!…嘿!…嘻…嘻…」[淫侠]殷俊雄双手按着[雪蝶]薛凯琪的螓首,前前後後套弄着自己硬如铁棍的阴茎。 [雪蝶]薛凯琪万分不愿,也只得强忍羞惭含吮着,忽然感到体内一股热流游走,腥味变了奇味,不自主地伸出舌头在[淫侠]殷俊雄粗糙而坚硬的阴茎四周上下舐弄;不过,最要命的是[淫侠]那肿胀坚挺巨根的一出一入插弄、冲入,每次钢硬大龟头都顶着喉头,气也喘不过来的。 「哗!呵…呵…呵…很爽啊!…是这样了,薛姑娘…用力啜吧!憋了那麽多天,从没试过如此快活了,…噢…噢…噢…用力些…吸…紧些…哈…哈…」[淫侠]殷俊雄手上按着[雪蝶]薛凯琪螓首的动作也越动越快。 如此淫贱的吸吮着肉棒窟儿一会儿,[雪蝶]薛凯琪感到樱桃小嘴内火灼的大龟头越变越大,每次冲入口腔都像要撞破自己喉头,快要忍无可忍时,突然[淫侠]殷俊雄整条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直插到喉底、更上下颤动起来,霎时!大龟头马眼射出大量白浊色的浓液来。 [雪蝶]薛凯琪一时不察、毫无抵抗的吞下了一大口粘稠的精液,那些腥味精液又浓又多、还在不断喷射,薛凯琪喉头塞得满满的,多得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这时,[淫侠]殷俊雄长长呼了一口气,他享受到极大快感了,粗筋涨凸的大肉棒也开始软下,缓缓自爱[雪蝶]薛凯琪樱桃小嘴中退出。 [雪蝶]薛凯琪以为厄运已过,正想吐尽嘴中的淫精,却听到[淫侠]殷俊雄命令道︰「哼!…不要吐出来,把精液全吞下去!…这是我宝贝的精华呀!…哈…哈…吞完後,还要过来舐净阴茎上的精华。」 [雪蝶]薛凯琪无可奈何,只得闭上眼睛,一鼓作气把留在小嘴内的灼烫淫精吞下肚去,那种怪腥的味道,直令她产生奇怪的心情,竟毫不犹豫地把精液全数吞下;薛凯琪为了一丝奇怪希望,咬紧牙关、伸出舌头舔净嘴角的精液,而且拿起[淫侠]殷俊雄的凶残大鸡巴,由狰狞的大龟头开始,一下一下用舌头舔着巨大的阴茎,更把附在胯间淫糜肉囊上的淫精都舐净。 到了舐拭完毕後,[雪蝶]薛凯琪喘着气道︰「已把你服侍得舒舒服服了,现在可放了我吧!」 [淫侠]殷俊雄笑道︰「傻丫头,放了你…?刚才要你…为我「出火」,是因这麽多天没有交媾了,本大侠储了那麽多弹药,若不用口先为我胯间的凶猛巨龙「出出火」,到时「出火」时亦要肏足半晚呀!…你这处子肉洞一定受不了。嘻…嘻…现在差不多了…嘿…我便正式给你开苞破处吧!嘿…嘿…便宜你了…美人儿!」 不知是否吞服了[淫侠]殷俊雄的淫精精华,引发起体内那股{淫妖浪劲},[雪蝶]薛凯琪竟发出一声快乐的呻吟、也不逃远,毫不羞耻地掰开了自己两条修长的玉腿, [淫侠]殷俊雄经过一阵子回气,胯间九寸多长的凶猛巨蟒,又再次昂首怒突,勇猛暴燥地在薛凯琪面前跳动不住。 [淫侠]殷俊雄走近[雪蝶]薛凯琪一丝不挂的娇躯,双手捉着她两条修长的玉腿放上肩膊,薛凯琪阴部大大掰开,白馒头般的小酥穴毫无遮掩地奉献出来;殷俊雄用自己火灼的龟头磨着薛凯琪的阴唇,利用她刚才在龟头上留下的唾液滋润,一下一下在阴蒂前磨动着,准备便要直捣黄龙了。 [雪蝶]薛凯琪努力摆动下体,却增加了刺激快感,反使[淫侠]殷俊雄胯间凶猛的巨龙不得其门而入。 [雪蝶]薛凯琪神智尚未完全迷失,明知最後挣扎是痴人说梦,但仍想姑且一试,正想擡头求饶、希望[淫侠]殷俊雄放过自己,哪知他的凶残大鸡巴忽然发难,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直袭薛凯琪心头,感到下体如给一条烧红的铁棒强塞进去,薛凯琪紧窄的阴肉壁像给撕开一般。 粗糙而坚硬的火灼阴茎插入[雪蝶]薛凯琪光溜溜的小蜜穴之後,[淫侠]殷俊雄感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火灼的阴茎被她紧凑的嫩肉壁包裹着、不能寸进,为处女开山劈石的滋味的确不同!他特意用大龟头的硬沟磨刮薛凯琪颤动的大阴唇,引起她的性慾而松懈,终於找到了空档,肿胀坚挺的巨根就奋力刺入她湿淋淋的阴腔,看到[雪蝶]薛凯琪处女破贞那一刹的痛苦表情,大大增加[淫侠]殷俊雄的快感。 [雪蝶]薛凯琪窄迫的阴道把[淫侠]殷俊雄整个大龟头紧紧包围,幸好温嫩的阴壁已有粘稠的阴液滋润、没有感受到乾涩,反有一种原始粗犷的感觉,特别是钢硬大龟头顶破处女膜的一刹那,虽说只是一块薄膜、一刺便穿,却是殷俊雄四十多年来御女时、不多有的经验,所以舒服得他只叫出一个字:「爽!」 [淫侠]殷俊雄笑道︰「薛姑娘,哈…哈…还挣扎什麽?不如试试开口求饶,说不定本大侠大发慈悲,让你享受一趟欲仙欲死的高潮!嘿…嘿!…嘻…」他戳破[雪蝶]薛凯琪的处女膜後,令{淫妖浪劲}在她体内游走,产生酥酥痕痕的感觉,竟不自觉放弃一切挣扎;[雪蝶]薛凯琪想起自己守护十多年的圣女之身,却被自己追杀[淫侠]夺去,而且师兄黄耀名更是残废了,当真讽刺万分。 [雪蝶]薛凯琪已放弃挣扎,任由[淫侠]殷俊雄淫巧肏操,所以他可毫无困难地肏奸薛凯琪,殷俊雄凶悍的大鸡巴狠狠插入她嫩滑的小淫肉窟深处时,更尽使出妖淫妙技!令[雪蝶]薛凯琪感受到无可比拟的刺激快感,她迷迷糊糊的、不自主配合[淫侠]殷俊雄的胯间凶猛巨龙用力抽插。 可怜的[雪蝶]薛凯琪早被[淫侠]殷俊雄灌输了{淫妖浪劲},现在除了承受着下体破处的痛楚,她洁白丰软的一双巨乳被[淫侠]紧握、揸得不似球形,抓出一丝丝血痕、留下一块块蓝黑色瘀痕,让人惋惜。 果然,[淫侠]殷俊雄经过之前被吮得胯间凶猛的巨龙一泄,他连肏插数百下、凶悍的大鸡巴还没有疲态,淫糜的活塞动作到後来,加上[雪蝶]薛凯琪的处女初红、及粘稠的阴液的滋润,[淫侠]的巨棒粗糙每次插入、拔出,大龟头与嫩阴道之间便发出「噗滋…噗…滋…噗滋…噗滋…」淫声慾响,就像在为[淫侠]打气呐喊一般,令殷俊雄越战越勇,整个人陷入性慾疯狂,使出混身的奇淫妖技,用各种淫糜的招式肏操……。 淫秽不堪的肏操了千多下後,[淫侠]殷俊雄还嫌肏操力道不足、凶残的大鸡巴钻插得不够深入!他换再招式之时,双手紧抓爱[雪蝶]薛凯琪肥美肉腴的大奶子,[淫侠]的怒涨巨棒每次插入,同时抓紧她涨凸的乳房,让[雪蝶]薛凯琪光溜溜的娇躯拉近胯前,令粗糙而坚硬的巨大阴茎插得更深、更爽。 接近一个时辰的肏操後,[淫侠]殷俊雄灼烫而粗糙的阴茎才出现跳动,有了之前的经验,[雪蝶]薛凯琪知道他要射精了;已被灌输了{淫妖浪劲}的她、变成舒美得死去活来,这位美人儿不禁大声呼叫︰「不…不要…不要抽出呀!…哼…射…射在?面嘛!…唷…」极力想把[淫侠]殷俊雄抱住,所以四肢像八爪鱼般紧紧缠住他的雄腰。 [淫侠]殷俊雄不料到[雪蝶]薛凯琪会有此动作,感受到自己火灼的粗糙阴茎被她泻着蜜液的紧凑小穴牢牢锁紧,终於,殷俊雄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一阵跳动,再次射出大量腥白色的精液︰大量粘稠的精液像水炮般、源源不绝射向[雪蝶]薛凯琪子宫深处! 实在太过瘾了…[雪蝶]薛凯琪紧窄的阴肉壁反射地紧紧锁扣[淫侠]殷俊雄大龟头的硬沟,将射入来的灼烫精液毫不浪费地被接收进子宫。 极淫糜的交媾中,[雪蝶]薛凯琪今天不单被人破了处子之身,还有怀孕的可能,却没有丝毫痛心感觉,而[淫侠]殷俊雄为免精液倒流,索性抓起她双脚、把薛凯琪整人连着自己阴茎倒吊起来,让火灼的精液流得更深入。 最终,[淫侠]殷俊雄粘稠的精液射尽,便提着黏满了腥白色淫精、[雪蝶]薛凯琪处女初红的阴茎,向她脸庞抹去,竟弄得俏丽的薛凯琪淫心高涨,主动伸出丁香小舌给自己大肉棒舐个精光,可是精液黏得她樱桃小嘴也张不开来。 待感到欲仙欲死的高潮过去後,[雪蝶]薛凯琪不自主地搂抱着[淫侠]殷俊雄,随他到山洞外那小溪冲洗清洁,完全不理师兄黄耀名在荒野受伤的死活;回到山洞内[淫侠]殷俊雄再用魔手使出{淫妖浪劲},为[雪蝶]薛凯琪按摩全身、一则输导她全身经脉,另一则是抚扫她被肏肿的嫩滑的小肉窟。 天上日堕月出、{淫妖浪劲}在[雪蝶]薛凯琪全身经脉运行几个周天,慾欲深殖进她脑袋之中、[淫侠]殷俊雄肯定她已成为自己忠心不二的女奴了!之後,便命令[雪蝶]薛凯琪说:「好!小淫奴当然知道怎麽样做了…哈…哈…」 [淫侠]殷俊雄虽然已经四十出头了,但是身体保养的十分好,[雪蝶]薛凯琪现在才看清楚他雄躯结实壮健的没有一点赘肉,更看清楚他胯下那已经在勃起中的凶猛巨龙,[雪蝶]薛凯琪看见殷俊雄已经有了反应,立刻眉花眼笑地用双手握住他那肿胀坚挺的巨根,因为她已享受过别人无法给自己的满足感,一位武林圣女竟被[淫侠]殷俊雄调教成「性女」! 此时,[雪蝶]薛凯琪双手合十、握住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後而温柔地揉搓,看着衪逐渐变得更粗大,她再也压抑不住,毫不羞耻地埋首上去一口吞噬了衪大得恐怖的龟头! 别看[雪蝶]薛凯琪年纪轻轻、十九芳华,由於武林是一个五光十色的大染缸,虽然她没有性交经验,仍知道是干什麽,而且[淫侠]殷俊雄已调教她如何用口技了,[雪蝶]薛凯琪的资质可以说是出类拔萃,一理百通之下毫无困难地舔、吸、含、吮起来。 [雪蝶]薛凯琪口舌齐下,不到一会[淫侠]殷俊雄胯间那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已经湿漉漉的了,她没有放弃大鸡巴任何一个敏感部分,狰狞的大龟头那蘑菇头般的棱角、马眼的间隙、还有粗糙阴茎中间的根筋、肉茎,都留下了[雪蝶]薛凯琪的口液。 [淫侠]殷俊雄就躺在草堆上,闭目仰天地享受这一刻,[雪蝶]薛凯琪看见他一脸陶醉的样子,很自傲地把樱唇移到了他淫糜的肉囊、舔吸他那两粒睾丸; [雪蝶]薛凯琪舔了一会阴囊,就把其中一粒睾丸吞进去,这一刺激!…让[淫侠]殷俊雄兴奋无比、亦无法抗拒地轻轻呻吟了几声。 当[淫侠]殷俊雄享受飘飘欲仙的快感、沈醉在[雪蝶]薛凯琪的丁香小舌挑撩时,突然觉得胯间凶猛的巨龙一紧!…哗!…原来[雪蝶]薛凯琪已经爬到他身上,在他还享受口技中,就用自己刚破处开苞的小蜜穴套着狰狞的龟头,然後用力压下去! 「喔!你!…你绽开的花瓣重重包裹得我极过瘾啊!…」[淫侠]殷俊雄舒服的吐出一口气赞叹说。 [雪蝶]薛凯琪那小穴的紧凑度、在[淫侠]殷俊雄享受过的美人儿中算是数一数二,经过他的调教之後,薛凯琪的光溜溜小蜜穴每次套入、都懂得磨压殷俊雄粗糙而坚硬的巨大阴茎,令他觉得整根粗筋涨凸的大肉棒都被全方位地压吮缩着,要不是[淫侠]这些年不断的采花、破处,累积了不少性交经验,普通男子不到一阵子就会败下阵来;而殷俊雄却能坚挺着大鸡巴享受快感,他看到[雪蝶]薛凯琪一对肉腴丰软的豪乳淫秽不堪地晃浪,当然也礼尚往来的爱抚那白晢软滑的双峰,手指轻巧地捏着她那已经硬凸起来的嫩肉乳头,薛凯琪的乳晕大小适中,透着一片娇嫩的粉红色,更让殷俊雄爱不释手捏住,情不自禁地送进嘴里轮流吸吮。 此时、[雪蝶]薛凯琪已开始在殷俊雄身上奔驰起来,为自己寻求淫秽刺激快感,她纤腰一边扭转、结实而充满弹性的美臀自自然地磨压,樱桃小嘴一边发出淫妇般的呻吟,给了[淫侠]殷俊雄难以形容的刺激;玉洁冰清的美人儿一切都让他疯狂起来,数十下之後,他不再坐享其成、享受薛凯琪的紧窄阴肉壁服侍,胯间凶猛的巨龙猛然往上一顶,把火灼的大龟头深深地插入她酥痕的颤动子宫?!… [雪蝶]薛凯琪娇嗔地叫了起来,[淫侠]殷俊雄已经和不少淫妇交手了,挺明白她们的心态,知道在{淫妖浪劲}的影响下,她们只会唯恐男根劲力不足、而不会嫌大鸡巴太凶悍的,於是殷俊雄听到她像是受不了的呻吟,仍继续猛力顶插[雪蝶]薛凯琪的幼嫩肉窟窿,甚至放开她肥美肉腴的大奶子,一面肏顶薛凯琪、一面欣赏她颤动的大阴唇吞吐着自己硬如铁棍的阴茎。 「啪!…噗滋!噗…滋…唏…唏…噗滋!…噗滋!…啊…」一时之间,[雪蝶]薛凯琪被[淫侠]殷俊雄那庞然巨物钻插得三魂不见了七魄,只能柔弱地配合着他的抽插,而随波逐流的晃动着光溜溜的娇躯。 大量白浊的阴液一泄再泄之後,[雪蝶]薛凯琪已无力上下套磨了,[淫侠]殷俊雄当然毫不放松这位美人儿,他就改变交媾的姿势,把薛凯琪平躺在草堆上,然後把她那超长美腿擡到高高的,让她白馒头般的小酥穴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只见那诱人的淫慾花园已是泛滥成灾,湿漉漉的爱液在那粉红色的阴隙?若隐若现,令[淫侠]殷俊雄急不及待地把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再次狠狠地插入渗着蜜液的紧凑小穴中。 这次[淫侠]殷俊雄乾脆整个人压在[雪蝶]薛凯琪玲珑浮凸的娇驱上,胸膛紧紧的压着她白晢软滑的双峰,感受到她那豪乳的坚挺,还有那两点乳头的坚硬;[淫侠]殷俊雄的大龟头每一次插入都几乎到底,而每次[雪蝶]薛凯琪都会发出一声惊呼,仿佛鼓励殷俊雄再接再励地肏捣。 毫不留情地肏插之下,终於[淫侠]殷俊雄发现[雪蝶]薛凯琪的娇靥绯红,鼻尖上也泛起一点点汗珠,知道她已离性慾终点不远了;於是他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立刻快马加鞭插肏,把抽插速度加快、再加快!…战情吃紧的[雪蝶]薛凯琪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兴奋到拼命的抓殷俊雄後背,在他背部留下了不少血痕。 吃痛的[淫侠]殷俊雄受了这刺激,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插得更加疯狂了,[雪蝶]薛凯琪突然双腿一紧,痉挛的酥穴疯狂抽搐,口?吐出些白浊色的泡沫,颤动的子宫也失控的泄了。 既然[雪蝶]薛凯琪已经被彻底的征服了,[淫侠]殷俊雄也不再坚持肏操下去,他用凶悍的大鸡巴多插了二十来下,就把火灼的阴茎抽出来,二话不说地把它塞入[雪蝶]薛凯琪嘴?、虎吼一声後,一股灼烫的浓精马上发射出来,她毫不迟疑的吞咽乾净,[雪蝶]薛凯琪得到性慾满足後,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之後这两天,[淫侠]殷俊雄在这清幽孤静的山洞内尽情调教[雪蝶]薛凯琪,牵引在她体内的{淫妖浪劲},令武林中贞洁的美人儿变成他胯下之淫奴,[雪蝶]薛凯琪不单毫不羞耻地任由殷俊雄肏操白馒头般的小酥穴,更将玉臀保护的菊穴奉献出来,让他三洞齐奸透尽,再将火灼而粘稠的淫精射在她的娇靥…。 [淫侠]殷俊雄看着舐食着白浊色淫精的美人儿,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说:「本大侠好人做到底,索性连你亦收下来罢!小淫妇先到杭州「万仁山庄」,待我报仇後就回来,本大侠去也…哈…哈…哈…哈…」说罢,留下一块「万仁山庄」的地图玉牌,才如飞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