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light_hsu 於 编辑 序 ”小陵!快来!看看这玩意!” 寇仲拉着徐子陵到房间内,拿了本破书在徐子陵眼前晃了晃。 徐子陵不情不愿的被扯着坐下,气道:”什麽东西啊!你又在搞什麽鬼!” 寇仲笑嘻嘻道:”嘿!这可是好东西,一世人两兄弟,有福同享!” 徐子陵讶道:”《爱经》?这不是伏难陀那个死贼秃的东西吗?怎麽会在你手上!” 寇仲大喜道:”我当时不以为意顺手就收了起来,後来东奔西跑一直没空拿出来看,谁晓得竟然挖到宝了!早让我看到这本书,搞不好我也会把他当神拜。” 徐子陵淡淡道:”哪有这麽夸张,这里头到底写了什麽!” 寇仲道:”杜兴大哥不是早跟我们说过了吗!《爱经》专讲男女欢好之道!我跟你说啊,伏难陀这秃驴虽然不是好人,但这本书里头讲的可是极品阴阳双修的法门。不是什麽三流门派弄出来采阴补阳那些下作的三流货色。” 徐子陵没好气的道:”你不是专吹自己床上功夫一流吗?还需要人帮手!” 寇仲嘿嘿一笑道:”本少帅一向虚怀若谷,碰到专业人士就要请教!我们两兄弟过几天就要一拍两散,各自回家成亲,为了你这个床上初哥还有青璇嫂子的幸福,兄弟我对你不坏吧!” 徐子陵俊脸微红道:”你这家夥还不是被致致踢下床!” 寇仲知道这房子内什麽事都很难瞒得了徐子陵的灵觉,辩道:”谁晓得致致任我亲亲摸摸就是最後一关守着不放!说是要成亲之後才肯把身子交给我!” 顿了一顿道:”别在推推拉拉了,等下致致和青璇回来就没戏唱了!” 过了许多,宋玉致和石青璇走进室内,发现两人鬼鬼祟祟的拿了本书不知道在研究什麽。 宋玉致美目一瞪道:”死寇仲!你又在做什麽好事!偷偷摸摸的!” 石青璇看了看两人,美目一转露出了然的表情,忽然玉脸飞红,转身就走,娇姿美态看得徐子陵差点想抱她到床上实际操作刚才学的东西。 寇仲看着徐子陵和石青璇离去,上前拥着宋玉致,一本正经的道:”子陵!别忘了我们刚刚研究的事情啊!我们两兄弟当然是在为娘子规划美好的未来!”最後一句是对着宋玉致说的。 宋玉致一脸不信道:”这样的话,那说来听听啊…噢!…”当然是被寇仲大嘴消了音。 ======================================= (一) 数个月後,徐子陵和石青璇回到了幽林小筑。 两人将久无人居的小屋打扫整理之後,满天星斗早已满布天空。 在小屋外的草地上,石青璇枕着徐子陵的胸膛,吹奏着举世无双的玉箫… (呃…是真的玉做的箫,虽然这是成人版,但是剧情还没有这麽快…) 徐子陵抱着爱妻,低头心满意足地看着爱妻的娇颜,耳朵听着石青璇那万人争听的乐曲,鼻子闻着爱妻微微的处子香气,说到处子,徐子陵眼睛瞄了一下石青璇微露的酥胸,想起之前寇仲与他讨论的爱经,身体一热,没想到这时石青璇忽然箫音一乱,然後就转身把脸埋在徐子陵的胸膛,只露出红着双耳。 徐子陵知道自己的“举”动,让爱妻发现了,此时当然不会客气。 温柔地将石青璇压在身下,并且开始品尝石青璇的香吻。 石青璇青涩的香吻与徐子陵,舌头交缠在一起的两人双手都在对方的身上抚摸。 徐子陵将手伸入石青璇衣内的胸前轻揉她那仅盈一握的玉乳。初尝此道的石青璇浑身发烫的软在徐子陵怀里,双眼迷蒙得喃喃着:”子陵……嗯……子陵……好热……” 徐子陵一边一件一件地将石青璇和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一边照着爱经的指导手口齐施的爱抚着石青璇,每一下抚摸都带着奇异的长生真气,将石青璇身上相对应的经脉打通,使得石青璇的肌肤更加的敏感。 ”……子陵……子陵,啊,啊……我变得好奇怪……啊……” 徐子陵低头舔弄着石青璇那粉红娇嫩的乳头,右手沿着石青璇光滑细腻的肌肤一路向下滑入双股之间找到了那温热潮润,却未曾迎客的洞穴。手指一进去被温暖湿滑的嫩肉缠绕。 ”……啊…进来了…好痒…好奇怪…又好舒服……子陵…再进去一点。” 徐子陵故意逗她道:”好璇儿,叫我夫君来听听。” ”……啊……再进来一点…璇儿好舒服……夫君…好夫君……璇儿…璇儿准备好了……璇儿要夫君的疼爱……” 石青璇感觉到一根火热的硬物顶在自己敏感的肉唇上,在洞口边不断游移。虽然深爱着徐子陵,但总是有些害怕道:”…好夫君…璇儿…怕…” 徐子陵其实也是初哥,内心的紧张其实不下於石青璇,吻了吻她道:”娘子放心,我会温柔一点的!” 石青璇闭上眼,点了点头,双手紧紧抓着旁边的小草:”……啊…夫君……进来吧,璇儿顶得住……” ”璇儿,我要进去罗。”徐子陵一用力,粗大的肉棒就插了进去,整根肉棒就这样全根尽没。虽然徐子陵早已用长生真气在妻子的穴内做好了准备,使她不会因为破处而剧痛,但他的肉棒实在太大,又整根直接插入,石青璇就像下体被烧红的大铁棍捅了一下般,痛得在徐子陵的肩上咬了一口。 ”……啊…臭子陵…你…啊…不是…说要…温柔…” 徐子陵吻上她的香唇,舔乾了她脸上的泪痕,双手也在石青璇身上轻柔地抚摸着,用着长生真气舒缓她的痛楚。痛楚一过,石青璇慢慢感受到了体内肉棒的热力。 ”…嗯…好…好夫君…你可以动了…你…可要轻点儿……璇儿……怕……受不了……” 徐子陵在石青璇的脸上轻轻一吻,开始轻抽慢送,不久体内又酥又痒的感觉让石青璇呻吟起来。 ”好夫君……我感觉……身子里…啊…满满地…啊…舒服…嗯…用力……啊…对……对……啊…噢……很…很舒服啊……用力干……真棒…” 平时淡漠的石青璇,现在全身上下香汗淋漓,像是个最淫荡的妓女般呻吟着最淫浪的话语,徐子陵更加兴奋。他一边挺着肉棒干着石青璇的小穴,一边用手去抚弄着石青璇那柔软的乳房,并用嘴吸着那因高潮而坚挺的乳头,上下的快感相互冲激着,使得石青璇陷入疯狂的状态。 ”……嗯……好棒……璇儿……好舒服……好夫君……将璇儿的……塞得好满……好充实……嗯……” ”璇儿,你说我的什麽将你的什麽……我没听清楚。”徐子陵故意逗她,并且加快抽送。 ”……啊……你……坏……明明知道……啊……好……” ”好璇儿,你说给夫君听听,你不说我可就停下了。”说这徐子陵就停了下来。 ”哎呀……你好坏……人家……好嘛……我说……夫君的……肉棒……好粗……把璇儿的……骚穴……插得满满的……璇儿好舒服……你不要停……璇儿要你……插……穴……好痒……好棒……” 青璇的淫叫声让徐子陵更加疯狂的干她,而聪明的石青璇也很快的学会了扭动屁股配合他的肉棒。 ”啊……好舒服啊……啊……啊……璇儿……啊……哦……啊……璇儿……好美……你干得……璇儿……爽死了……” 徐子陵的肉棒在石青璇的阴道里,强而有力的抽动着,每一次抽插都直捣进了她阴道深处,将那肉棒重重地撞到她子宫最深的内部,令她不得不高昂的尖叫着:”啊……干我……大肉棒干……我啊……” 石青璇的淫水就像帮浦般,被徐子陵的肉棒干得源源不断地狂泄着:”子陵……你的好大……好大啊……插得璇儿……都要舒服死了……爽死璇儿了……啊……啊……啊……喔……舒服死了……璇儿舒服死了啊……璇儿……不行了……” 徐子陵趴在石青璇的身上,下身像打桩机似的干着,双手也没闲着在她的两乳以及全身敏感的地方不断玩弄着。 ”啊……玩吧…璇儿…的身子…啊…都是…夫君的…随便…夫君…爱怎麽…玩弄…唔…都行…好夫君…快玩玩…璇儿…的奶子……好痒…好舒服…啊………嗯…” 石青璇躺在草地上手紧紧抓住身边的小草,口中发出令人欲仙欲死的美妙呻吟:”啊……插……吧……夫君……你……真的好大……好大……喔……璇儿真的是……爱死你的这根……大……肉棒了……啊……啊……夫君……用力……用力干璇儿……啊……嗯……” 听到石青璇的鼓励,徐子陵更加快抽插的速度,次次都顶到她的花心。 ”啊……好深啊……嗯……用力……夫君……璇儿…………啊……啊……璇儿……要泄了……啊……好舒服……好畅快……用力……对……再用力……璇儿……要泄了……啊……美死了……嗯……喔……嗯……” 徐子陵觉得石青璇娇嫩紧致的花心正在不断吸吮着自己的龟头,感受到了自己精关松动道:”璇儿…我…我要射了……”。 石青璇一双修长的玉腿环上了徐子陵的腰身,使自己的蜜穴与徐子陵的肉棒更加的贴合道:”啊啊……子陵射在里面…好子陵…好夫君…快给我…啊…把你的精液全部射…啊…射进璇儿的身体里…啊…璇儿愿意为夫君生孩子…啊啊…好烫…啊…我又要来了…来了……好舒服……” 石青璇的子宫每被徐子陵的精液喷发射中一次,就忍不住的不断泄身道:”子陵…好棒…啊…我来了…又来了…你怎麽这麽多…” 徐子陵的精液就像有无穷无尽的子弹,不断冲击着石青璇的娇躯,石青璇忍受着似乎永不间断的高潮,睁开眼睛擡起头,发现徐子陵脸露痛苦,原本强壮的肌肉和晶莹的皮肤也变得毫无光泽,微一运功,才发现徐子陵不但射出了精液也将全身的精元也全都输到自己身上。 ”子陵…好棒…好多…啊…你怎麽会……啊……嗯……糟了……” 石青璇赶紧献上香唇,将传到自己身上的精元再输了回去。 有了石青璇输回去的精元,徐子陵似乎稍微清醒,引导着石青璇体内的精元回归稳定。在徐子陵好不容易稳定了石青璇体内的精元,自己也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刻,暗道:”吾命休矣!” 突然间身边一道强光一闪,後背就像是被巨鎚击中般的剧痛。 徐子陵的肉棒就像榨出最後一滴精液般喷射出大量的精液,石青璇也同时泄出绝顶的高潮。 两人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岭南宋家 寇仲坐在凉亭中,一边看着宋玉致和楚楚陪着小陵仲玩耍,一边计算到底什麽时候要把这小子赶回去睡觉,让老子可以回房让老婆们陪自己睡觉。 说到这,寇仲不禁後颈一缩,想起几天前,自己好不容易早早把小陵仲赶去睡觉,没想到居然夜里下了场大雷雨,吓得这小子哭着冲过来找娘。 他被电声吓着了不打紧,我寇仲大爷却差点被他的敲门声吓到缩阳入腹。 话才说完,寇仲感觉到远方打了一个巨雷,就连岭南的他都有些心惊,但却有些熟悉。 转头一想,暗笑道:”真不愧是我少帅寇仲的好兄弟,连跟老婆洞房都可以搞得这麽惊天动地!” --------------------------------------- 慈航静斋 师妃媗在静室内做晚课,突然远方天空一闪,师妃媗只觉心中一痛,吐了一口血就晕了过去。 ======================================= (二) 徐子陵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光溜溜的站在一个空荡荡地车站的中间,石青璇不在身边, 面前的那根柱子上还写着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徐子陵道:”作者你这混蛋~你以为这是在演哈利波特啊~” 景色一换,眼前出现了一条路,徐子陵顾不得全身赤裸只好展开身法快速地随着路往前走。 不知走了多久,徐子陵看到路的尽头出现了一座宅邸,门前坐着一位老翁。 徐子陵快步向前问道:”前辈,请问…” 只看老翁见到他之後,眉开眼笑,好似发生了什麽天大的好事。 老翁起身向徐子陵走来,看似缓慢,却快得连身具不死印法的徐子陵都只觉眼睛一晃,老翁就到了身前。 徐子陵鼓起了勇气问道:”前辈,请问此地是何处?” 老翁反问道:”你不知道这是何处,那你是怎麽来的?还光着身子,这倒是有创意!喔~本钱不错嘛!” 徐子陵脸红地道:”晚辈睡了一觉就到此处,请前辈能借我一件衣服。” 老翁哈哈大笑地道:”睡了一觉就到此处…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在哪?这里叫做破碎虚空,又叫羽化登仙。在这里你想穿什麽就穿什麽。” 徐子陵一脸疑惑,不知所措地道:”前辈…” 突然间老翁变成了一个青年,又变成少年,似乎又成了儿童,徐子陵眨了眨眼,眼前依然是位老翁。 老翁道:”你明白了吗?不管你破碎虚空时有多老,在这里你想要几岁就几岁,何况是区区衣服。” 徐子陵心想着一套衣服,忽然间面前的桌上就摆着一套男子衣衫。 徐子陵只好用最快的速度把衣服穿了起来。 回头只见老翁不知道哪里拿出来的一面铜镜,对着徐子陵道:”穿了衣服,就让我们看看你是怎麽来这的吧!” 说完之後,老翁在铜镜搓来摸去,忙了好一会才道:”OK~有了,我看看,徐子陵,对吧!喔~喔~喔~这小妞是哪找来的,够骚,够淫荡,就是奶子小了点!” 徐子陵忍着怒气道:”那是我的妻子!” 老翁哈哈大笑道:”你…哈哈哈…你是在跟老婆行房行到破碎虚空,喔~喔~有创意!大大您真行!喔~喔~这个姿势更有创意!唔!这姿势真的摆得出来啊!咦!喔!好小子居然你老婆身上动了手脚!嗯…我还是先…档案,另存新档,D槽,素人人妻野外中出.mp4,存档!叮!下载完成!Yes!~” 徐子陵满脸通红地道:”请问前辈这是在?” 老翁哈哈大笑道:”喔~这是例行程序!例行程序!好啦~你就在这看门,我先进去啦!” 徐子陵着急地问道:”前辈,晚辈是想问怎麽回去?” 老翁脸色一变道:”回去?你都破碎虚空了回去干嘛!告诉你破碎虚空有多爽,首先在这里时间是永恒的,意思就是这里的正妹永远不会老,怎麽打手枪都不会软掉,更赞的是反正那些正妹们都不会怀孕,也不会得花柳,连套子的钱都可以省了!里头有成堆的慈航静斋的老尼姑和魔门的臭妖女,每个都超辣,超饥渴的!” 徐子陵问道:”那前辈为何在此守门?” 老翁颓丧道:”我就菜兵嘛,你不知道洞两到洞四的夜哨都嘛是菜兵在站的吗!哪像燕飞那个王八蛋,你有听说过破碎虚空自己带两个马子来的吗?他们一天到晚都在搞3P,我只不过想去报个Play One,就被踢出来看门看到现在!你说气不气死人。” 注:在<破碎虚空>里傅鹰最後也带了祈碧芍一起破碎虚空,成为第二位破碎虚空还自带马子来的混球! 徐子陵道:”晚辈不明白前辈的意思?” 老翁道:”你用的功夫是石之轩的不死印法吧!你身上还有我的黄晶石的味道!唔!我开始明白你是怎麽跑来这的了!” 徐子陵惊道:”邪帝向雨田?” 向雨田道:”正是老夫!看吧,我只不过来这几十年,当然是最菜的,里头上千岁的老妖怪都有,你说,我怎麽能让你走,留我一个人在这当菜兵。” 徐子陵问道:”敢问向前辈,晚辈是如何到此处的呢?” 向雨田科科科地笑道:”老夫在黄晶石,也就是祝丫头他们说的邪帝舍利里头,藏了一段破碎虚空的密码,我猜你接触黄晶石得到内部精气的时候,还是处男吧!” 徐子陵惊道:”难道说是…我只要破…就会…” 向雨田哈哈大笑道:”只要破处就会破碎虚空?老夫才没有这麽无聊咧!我只是设定那段密码只会传到处子之身的人身上,魔门和我的徒子徒孙那帮人淫乱得很,早就都破身了!他们才别想拿到这玩意咧!” 向雨田续道:”至於你为何在此处嘛,你知道黄晶石就跟历代魔门的垃圾桶似的,里头有一大堆奇怪的实验性废弃物。可能是有某个王八蛋也在黄晶石内藏了一股精气,只要处子之身的人一破处就会把身上所有的精元全部往外喷,当那个人喷光了精元还不死就可以引动九天之气让人脱胎换骨。不过,幸好你们家那淫娃够机灵,把精气又渡了回你的身上,你又用了种阴阳双修的怪功夫在她的身上,让你累积了足够的能量,撑到了我设定破碎虚空的那一刻。” 徐子陵暗道:”…这个死老头果然很无聊!”又道:”多谢前辈指点,那麽晚辈要如何回到人世?” 向雨田道:”你还是想走啊…那就不干我的事了。干!为什麽我还是最菜的,又要站哨站到老了!你怎麽来的就怎麽回去吧!” 徐子陵道:”前辈该不会是说…” 向雨田道:”没错!难道要我帮你吗?” 徐子陵急道:”晚辈自己来就行了!” 说完把裤子一脱。 向雨田大叫道:”白痴!是叫你走你来的路回去啦!谁叫你打手枪的啊!” ======================================= (三) 石青璇幽幽地醒来,发现自己枕着丈夫的胸膛,在昨夜的那片草地上睡了一夜,两人周围的小草全都烧焦了,但两人却毫发无伤。 忆起昨夜,石青璇连忙检查了徐子陵的身体,呼吸心跳都正常,经脉没有异状,肌肤颜色也如往常一般,至於昨夜让石青璇又爱又怕的肉棒也依然直挺挺地耸立着。 石青璇脸上一红,昨夜被徐子陵干到什麽淫荡的话都说出口了,暗道:”我的身子被子陵弄得如此淫荡,好丢脸喔。” 石青璇原想着要站起穿衣,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肌肤和明显往常不同,全身上下都变得如同徐子陵的手那样有如白玉般晶莹。更明显的是,自己原本小巧的胸部,竟然涨大了好几寸。 石青璇摸了摸自己巨大的胸部,想起昨夜自己近乎哭喊着要丈夫用力玩弄自己的胸部和身体的每一寸地方,身上也逐渐热了起来。她宛若新生的肌肤似乎比原来的敏感许多,本来只是抚摸胸部的双手,开始像昨夜的徐子陵一般,肆意地揉捏玩弄了自己的巨乳起来。 ”啊……我的奶子……变得好大……好软……摸起来……好舒服…嗯……美死了……嗯……哈……” 不再满足於抚弄胸部的石青璇,只觉得下身十分空虚,将用来平时吹奏玉萧的玉手,十分灵巧地伸入了自己昨夜淫乱的小穴。 ”…喔……啊……我的小穴…嗯…好痒……哈…好棒……唔……我……好痒…我要肉棒……嗯…插入…快…插入我…啊……” 只不过再怎麽灵巧的小手,也满足不了昨夜早已被开发完全的淫穴。石青璇看着身旁依然在草地上沈睡的丈夫,以及他依旧耸立的肉棒。她将那早已淫水湿润的小屄对准了直挺挺的肉棒坐了下去。 ”唔……好美呀…就是这样……好棒…好爽…就是这样……好充实………啊……好夫君……唔……喔……璇儿爱你……又热又硬……又粗……又长……受……不了……” 石青璇无师自通的坐在徐子陵身上,配合着体内的粗大肉棒,摇动着自己性感的娇躯。石青璇低头发现自己新生的巨乳随着动作的起伏不断地摇晃。只好用原来扶在身旁的双手抓着乳房让他们不再摇动,只是双手抓着敏感的双峰让石青璇变得更加淫乱,双手不断揉捏着早已无法一手掌握的巨乳,以及依然粉嫩的乳头。 ”…唔…我的…奶子…哈…这样…好…淫荡…抓着…好舒服…不要揉了…好棒…好舒服…哈…不行了…要…泄了…” 把自己的身子玩弄到高潮的石青璇,全身无力的趴在徐子陵身上,却发现徐子陵睁着眼睛微笑的看着自己,讶道:”子陵,你怎麽会...啊...” 徐子陵翻过身压在妻子身上,看着一脸娇羞要想把自己的头埋进土里的石青璇道:”好璇儿,居然自己享受起来了。” 石青璇忍着徐子陵在自己身上到处作怪的双手道:”…才…才没有…喔…好棒…那里…好…明明就…噢…好夫君…快给我…” 徐子陵看着已经如痴如狂的妻子,知道不能再玩弄她了。他将石青璇翻了过来,趴在草地上,让她将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然後用大肉棒疯狂抽插着石青璇。 ”…夫君…这样…好奇怪…看不到…但是…喔…好棒…好…好深…我的…奶子…好…好舒服…” 徐子陵从背後握住了石青璇的双峰,不同於昨夜的小巧,今天的巨乳不断被徐子陵的双手,玩弄成各种不同的形状。石青璇新生的肌肤十分敏感,任一处都像是敏感带般,完全无法抵抗徐子陵的玩弄抚摸,只能不断地高声淫叫着。 ”啊……怎麽…啊…会…啊……会这样……好爽……哈…比…昨夜还…大…啊…会死的……啊……喔……好强……啊……好烫……喔…好大…不要……啊……太大力了……啊……不…不要……停……啊…这样…会爽死的……子陵…璇儿……喔……要被你的大……大肉棒给干……哈……干死了……啊……再这样…啊…这样下去……璇儿要……啊…啊…” 石青璇颤动着身子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双眼一黑昏了过去,高潮的强烈快感也让那有如名器般不断吸吮着肉棒的小穴更加紧迫,让徐子陵的肉棒也达到射精的巅峰,他拚命冲剌,再次将满满地精液射入了她的子宫。